2012年9月27日 星期四

思念的味道─ by Kay Chou

怡人媽媽做給我的八寶年糕,過年最想念的滋味


前一陣子出差受到好友的熱情款待,席間,好友問我『你走過那麼多地方,吃了那麼多美食,你最推薦哪道美味啊?』

這一問,可真是問到我心坎兒底了,或許是因為很多人問過我同樣的問題吧,所以答案早就在心裡應答過了千百變。

對我而言真正的美食是一種思念的味道。

食物嘛,除了刀工、火候、特殊食材或是所謂創新料理外終究走不出一個規範,就是要新鮮的食材。其實,只要食材夠新鮮哪怕是只有汆燙不多加調味也是非常美味。

但是,如果那道菜後面加添了故事,尤其是你自己的故事,那吃起來又是別有一番滋味;那是很多的情境的堆疊、情緒的累積。就像是鍋燒意麵這種普通的麵食,哪裡都吃的到,可是不論到哪裡吃我都覺得不對味(胃),非要回到家鄉讀過的中學旁的那間擁擠的小店裡去吃才覺得吃到了原味。但我想了很久,真是這樣嗎?到底我是想念那鍋燒意麵的滋味還是懷念我已逝去的青春。台南的度小月名冠全台,但我早已不再進門,為的不只是它不再是我記憶中的味道,也不再是我記憶中的謙遜與純樸;總記得那第二代的老闆娘,永遠頭髮梳得整齊與一身的暗紅合身旗袍,坐在那小攤前,優雅的煮麵並端到你面前再輕聲而溫柔的問著『你要滷蛋還是滷丸?』在長大後的回想中,越發覺得老闆娘的溫柔與台灣人的禮貌與人情味,即使擺攤煮麵,也不讓自己隨便與散漫,這就是以前人的身教啊!!

聊著、聊著,聊到了鄉愁。原來,走過這麼些國家與城市,我竟然在今年去到北京時,因著北京的柳樹,想起了台南的鳳凰木,才發現自己多麼想念台南,那個我短短10數年成長過的城市。那裡擁有我最多的成長記憶、有我自己的小祕密、小故事。在鳳凰木發出青翠的嫩葉時,我奔跑過,在鳳凰木滿樹紅花時我笑過、哭過,在鳳凰木葉漸漸枯黃只剩滿地掃不完的落葉時我戀愛過也失去過。

原來,想念無所不再,它在食物裡也在美景裡。它牽起了我的過去,也落在我的現在與未來。 




後記:這篇文是朋友在FB寫的,FB如流水很快就被訊息沖掉了。得到同意全文轉貼。謝謝KAY。 

想著想著我也好想念二十多年前景美女中對面的餡餅,老先生過世之後應該沒人接手了。 幸好我媽的味道我做得出來,不用一直想念卻吃不到。

美食跟藝術一樣,其實好吃不好吃是一翻兩瞪眼的事。講究起來,勢利刻薄難免。 

帶著回憶滋味的食物有時候無關好吃與否,味道香氣和記憶一起襲來的時候,擋也擋不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