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6日 星期一

Kohler 媽媽的油醋汁,以及封印在照片和味覺記憶裡的時光

 
想到MADELEINE媽媽做給我吃的油醋汁。
 
老太太過世好幾年了。去KOHLER家拜訪的時候,她先生剛走沒幾個月。 雖然語言不大通,我德文爛斃了,她還是每天抓著我說話。 老太太有個菜園,菊苣每餐割新鮮的吃。丟掉做堆肥的老葉我在台灣看到都拿來上桌做沙拉。
 
老太太的油醋汁有 橄欖油3份,BALSAMIC 醋1份,牛奶一小瓶蓋,芥末醬一小匙,糖一小匙(加一點陳醋可能就不用放糖) 鹽巴胡椒她放在沙拉醬裡一起打。
 
奧地利籍的老太太,移居瑞士Bremgarten。先生先走,兒子在南亞海嘯也走了。沒幾年癌症也帶走她。
 
朋友和她的哥哥長得非常好看,聽說老先生一輩子感情不專,她父母的感情不大好。伴侶走了一樣大受打擊。 
 
看到這篇文章突然想到她教我做油醋汁的時光,封印在照片和味覺記憶裡的時光。想到其實全世界的老人家都長得很像,孤獨如影隨形只能一人面對.............
 http://kwansixtynine.blogspot.com/2011/12/4.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